这是我一直期待着的一晚。 在这夜,我将会看着我的妻子亭亭和四个男人群交。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我已经预订好酒店的房间、已经跟那些男人约定好, 我的妻子也已经十分饥渴并愿意被一班男人当作性奴般来玩弄。 这一直是我长久以来的幻想,而这个幻想将在今晚现实。 在一周之前,亭亭时时刻刻都为这次轮肏派对而表现得十分兴奋。 她的阴户一直都是湿答答的,当我驾驶的时候, 她会张开她的腿让我检查她有多湿润。 有一天当我们从古玩店回来,她的性慾十分高涨, 我们把车停在郊野一旁的树下在车厢内疯狂地做爱, 她兴奋得要命就算有机会被别人看到也不管。 这就是我的亭亭,只要她的性慾被点燃起来, 要怎样玩她都不会抗拒的。 亭亭把上衣和裙子脱掉,我在前排座位骑在她身上。 当我看着自己坚硬的肉棒在她湿润得滴出淫水的阴户中出出入入, 我不禁联想到那是别人的大肉棒兴奋得立刻射出来。 现在让我介绍一下我的老婆亭亭吧!亭亭今年二十岁, 样子十分甜美我最喜欢她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 配合她圆润的大奶和修长的美腿简直就是一个仙子。 我们结了婚一年,她在结婚前已失去处女之身, 但我完全不介意因为我是真心着爱她的。 亭亭的性慾十分旺盛,几乎每天都想做爱。 她的身体很敏感,小穴很容易便会湿得一塌煳涂, 所以渐渐我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满足她。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网路上看到了一篇色情小说, 内容是大致是一个男人鼓励自己的妻子跟别人做爱 自己却因此兴奋得要命。 我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为什么老婆红杏出墙, 自己反而兴奋为什么让别人玷污自己纯洁的妻子 自己反而感到无比的刺激想着想着我不期然联想到亭亭被一群男人轮肏的情景, 我的肉棒竟然硬得快要裂开就像那些色情小说的绿帽老公一样。 我立刻发现我也有这种变态的癖好——我喜欢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在我面前做出放荡、淫秽的事。 我慎重地跟亭亭讨论这件事,她显得很有兴趣, 而且小穴立刻湿透了。 在热烈的性交后, 亭亭对我说: 「我的好老公, 只要能让你高兴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依你。 」我仔细想想,这不仅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私慾, 也是为了满足亭亭的性慾所以我开始物色一起玩的物件。 最后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朋友——格雷。 在我的安排下,大约三个月前,格雷已经在酒店房间和亭亭玩过一次了, 由于是第一次我没有让他们性交。 他用手指插亭亭的阴道,又玩弄她的大乳房, 并对着那双乳房自慰和射精而我则坐在一旁观看和打枪。 事后亭亭对我说她被玩的时候觉得很刺激, 特别是当她看到我兴奋的样子她会觉得很淫乱, 自己也会兴奋极了。 她想要更多的男人一起玩她,而且我要在一旁观看。 如果那些男人把她当作肮脏的妓女、下流的淫妇来对待, 更会让她有感觉。 她说的时候,眼里尽是慾望!这个点子也让我很兴奋, 于是我请格雷帮我安排一次正式的群交也就是周五的约会。 格雷通知我,他邀请了三位朋友——杰夫、罗伯特和卡奴跟我们一起玩, 连我在内一共是五根肉棒和一个小穴。 他说我那淫荡的妻子定会享受到她梦寐以求的性爱乐趣, 他又叮嘱我要带大量的保险套如果亭亭因此而怀了小孩, 他们可不管。 这个不用他说我也知道。 我们这一周的每一刻都充满了期待,亭亭甚至拒绝跟我性交, 因为她希望我们可以在周五的派对上尽情享受。 事实上,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兴奋的日子,我每一天都因幻想男人们怎样狎玩我可爱妻子的身体而兴奋得偷偷自犊。 好不容易终于到了星期五的早上,亭亭醒来时真的已经很饥渴了, 在她半梦半醒之际我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之间, 轻轻抚弄她的阴户发现它已是又热又多汁。 她爽得不断紧握我的手,双腿也把我的手夹紧。 我起床洗澡上班去,一整天我都没法专心工作, 脑海中不停想着今晚的事。 我提早在四时半左右回家,孩子们已被送到保母的家, 我的妻子已经洗好了澡她甚至已把小穴附近的阴毛完全刮掉, 她说这样当她开始挑逗那些男人时他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她小穴的模样。 我走进我们的卧室, 看到床上已摆放好她要穿的衣物: 一条薄得近乎透明的黑色内裤、一件可以充份展示她深深的乳沟的贴身红色上衣、一条已经很短, 但她仍花了一整天拼命修短的黑色裙子再配上吊袜带、丝袜和一双性感的黑色高跟鞋。 她在浴室梳发和化妆,并穿上一双银圈耳环和那只令她的腿看来更修长、更性感的脚踝镯。 当她打扮好走到书房找我,我的阴茎立即站了起来, 她看起来就像个高级妓女般性感迷人。 我不断反覆地想,她今晚会怎样被一群男人蹂躏她一定会被那些男人狠狠地轮肏, 最终被他们射得满脸满身都是精液。 我们上车,首先前往酒店附近的一家酒吧喝点酒, 因为酒精会让亭亭变得更加狂野。 我们坐了大约四十分钟,格雷出现了,他点了很多饮料给我们, 我们胡乱地聊聊话题很快便扯到晚上的事。 明显地格雷已经相当兴奋了,因为通过他的长裤, 我们可以看到已被撑高的裤裆。 我注意到亭亭有点尴尬,但格雷抓住她的手, 把它放在他胯下的帐篷上并告诉她,今晚有很多肉棒在等着她, 她要表现很像个人尽可夫的淫妇一般用她性感的身体尽量满足所有男人的慾望。 只是紧张的看着我,并向我报以一个淫邪的笑容。 我们喝光饮料后便开车到酒店,上车前我告诉亭亭到后座跟格雷一起坐, 在我驾驶的同时从后座传来的声音中我可以知道格雷已经开始热身活动了, 我听到他说: 「张开腿吧亭亭我想看看你的骚穴。 」让亭亭被当成一个淫妇般玩弄是这次群交派对的一个重点, 我要确保它顺利进行 所以我转过头命令她说: 「你听到吧快像个妓女般分开你的腿, 让人家看看你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 」我太太就像一个真正的淫妇,慢慢地分开双腿。 格雷用手抚摸着她湿润的蜜穴, 说: 「这样就对了, 婊子。 你听到你的丈夫说吗你今晚只是一个妓女,你身上的肉洞和双乳将会不停被我们玩弄。 就是这么简单,没有其馀的事了。 你给我好好记住,你只是一个性奴,一个盛载男人精液的公厕!」在格雷的辱駡下, 我听到我的妻子在呻吟脸上一片绯红,她的性慾已被彻底点燃, 我也感到异常的兴奋。 当我们到达饭店,其他三人已经满面笑容地在大堂等待着我们。 我的妻子像糖果般完全吸引了他们的视缐,她看起来饥渴得可以跟任何人通霄达旦地做爱。 我们走进大堂,格雷把她介绍给其他人, 粗糙的手一直搓揉着亭亭的屁股真的把她当作妓女一样。 毕竟对他们来说,她只是一件性交和泄慾的工具, 然而人家有这想法的确使我很兴奋。 卡奴拿了房间的锁匙,我们便进入电梯, 另一对夫妇也进来了。 亭亭站在电梯一角,被罗伯特、卡奴和杰夫围住, 他们完全挡住我的视缐我看不到亭亭。 我听到有人说: 「不用急,等我们到房间才开始。 」然后我的妻子咯咯地笑,明显地她已开始挑逗电梯内围住她的家伙。 那对夫妇的太太显然知道发生什么事,脸上流露出反感的神情, 她的伴侣装出一脸正经却不时偷看看亭亭在干啥。 我肯定他一定十分羡慕我们,同时会暗暗埋怨为什么自己妻子的思考那么守旧他们离开后, 升降机内只剩下我们。 我回头看到罗伯特抱住我的妻子,格雷的双手在搓她的双乳, 卡奴的手抄高她的裙子隔着内裤揉她的浪穴。 由她脸上春情荡漾的神态看,这个淫妇很喜欢他们这么玩弄她的身体。 卡奴和罗伯特抱起了我的妻子,拉开她的两腿, 并说: 「杰夫看看她的骚穴!」然后格雷拉开她的内裤, 展示她那完全湿透的神秘洞穴她的阴唇已经兴奋得充血和胀起来, 我们可以看见她阴道内粉红色的嫩肉。 她已经准备好,淫洞热情地张开,邀请着我们去干它。 我妻子看来兴奋得过了头,以致目光有点呆滞。 我心想: 只是前戏已让她吃不消了,她在房间内会怎样电梯快要到达我们的楼层, 那些家伙略为替她整理一下把她的乳房收回她的上衣下, 并拉好她的裙子。 我们走向我们的房间时,她的满脸通红,两只脚不停因兴奋而颤抖。 我在最后面跟着他们, 格雷打开房门并说: 「进来吧!婊子。 」我的妻子一面羞答答的看着我,一面照着她的新主人的话去做。 门刚关上,卡奴便从酒吧的冰柜里拿了点啤酒, 罗伯特拉亭亭坐在他的大腿上一只手探索着她的身体, 另一只手把玩弄她的小穴。 格雷也走过去,抓住她的脸,并给她一个激烈的湿吻, 而她的舌头也热情地回应着。 「脱下你的衣服!淫妇。 」亭亭站了起来,先脱下她的裙子和上衣。 杰夫说: 「快点!别笨手笨脚,婊子!」「内裤也要脱下, 淫妇!」卡奴也嚷着。 现在我可爱的妻子赤裸裸地站在五个饥渴的男人面前, 即将要开始她人生第一次的群交。 「跪下,像母狗般爬过来。 」卡奴说。 亭亭依照他的话去做,当她性慾被挑起,她会变得非常顺从。 亭亭经过格雷前面时,他竟把脚搁在她背上, 而这段时间所有男人都在评论那双挂在她胸前的巨乳。 有人叫她张开腿,但她看来听不到,所以我上前把她的腿好好的张开, 向他们展示她淫荡的骚穴。 这样做就像火上加油,男人们变得更兴奋了, 「他妈的!她已湿得滴出水了!」一个家伙嚷着。 我们可以看到那些为性交而分泌出的润滑物, 像奶油般的从她微微张开的阴道不断涌出来。 罗伯特站起来,走过去亭亭的身旁, 抓住她的头发说: 「站起来, 淫娃。 」他看着我说: 「汤姆,现在是时候让我们的品嚐一下你妻子的甜美的身体了。 」「好哇!」我实在想不出我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罗伯特随即把亭亭推到在床上,要她躺在大床埝的中央, 其他男人立即靠过来 以鄙视的眼光看着这失神的下贱女人: 我的妻子、我的淫妇、他们的公厕。 亭亭张开她的腿,用手指拨开两片肉唇, 我们靠近看近得可以够嗅到小穴那淫秽的气味。 「谁先来」格雷问。 卡奴拿出纸和笔说: 「我们抽签吧!」他在纸上写上一到四, 然后把它撕开我没有抽签权,因为我随时都可以操她, 所以我要让他们先上。 他们轮流抽,结果罗伯特第一,接着到卡奴, 杰夫最后是格雷。 罗伯特把衣服脱下,骑在亭亭身上,一下子就把肉棒干进去, 没有浪漫没有爱,只是单纯的发泄兽慾,要不是亭亭已经非常湿润, 我肯定他会弄痛她。 在他操小穴的时候,我们都看到他的肉棒随着他的出入而沾满了她阴道的蜜液。 卡奴也忍不住了,脱光了衣服,肉棒也更加硬。 他走到我妻子的身旁,把老二塞进她的小嘴。 她像只温驯的宠物,迳自开始吸吮。 她在被操的同时卖力地为她的下一个情人服务, 好让他们可以不停地干她。 杰夫和格雷也加入了,格雷站在卡奴的对面, 要亭亭同时含两根肉棒。 他们轮流插她的口,有时又把两根肉棒一起塞进去, 把她的小嘴撑得满满的。 杰夫则要她握住他的肉棒帮他打枪,一只手大力揉她的巨乳, 另一只手则把玩她硬起来的阴核。 亭亭爽翻了,眼睛半闭的看着我, 开始浪叫着: 「老公……他们好棒啊!你要好好的看……看看人家怎样干你的老婆……你要看清楚他们是怎样玩弄我的身体……」在四个大男人的夹击之下, 亭亭用我没有听过的声音在大声呻吟着我相信隔壁的人一定会清清楚楚听到她的浪叫声。 看到四个男人一起在肆意玩弄我爱妻的肉体, 再加上亭亭口中不断说出淫秽的话我的老二硬得不能再硬了, 这个画面让我兴奋得要命!我把肉棒掏出来一面看着他们的肉棒在亭亭的肉穴进出, 一面自慰。 大约过了十分钟, 罗伯特突然喊道: 「妈的!我要射了!」而亭亭的叫声更大, 不断喊着: 「对了!干我……好好的我!」她的话像催化剂一样 令罗伯特像发疯般大声的呻吟肉棒使劲地插到我老婆的身体深处, 把他的种子激烈地射出来。 亭亭全身绷紧,死命地拥住罗伯特,同时高潮了。 他把阳具抽出来,我看着保险套内又浓又多的白浊液体, 不其然对自己说: 幸好他戴了保险套。 「妈的!」卡奴说: 「幸好他不是在她体内射精, 否则这个贱货肯定当妈妈了。 」大家听到都笑了。 格雷不怀好意的说: 「罗,你可别浪费, 就用它来喂我们的母狗吧!」罗伯特明白他的意思 拿着满是精液的保险套移到亭亭的嘴边。 亭亭刚从高潮回覆过来,却也迫不及待地伸出舌头迎接她的点心。 罗伯特把保险套靠在亭亭的舌头上,小心翼翼地把精液倒出来, 不想浪费任何一滴珍贵的精华。 黏稠的精液缓缓地流进了亭亭的贪婪的小嘴中, 当所有精液都滑进亭亭的嘴里 罗伯特淫笑道: 「给我好好的吃, 小淫娃。 」亭亭用妖媚的眼神一面看着我们,一面用舌头搅拌口中的精液, 我看到她嘴里盛满固体般的花白精液。 有些精液沿着她的嘴角流出来,经过下巴,滴在她的乳房上。 亭亭仔细地品嚐它的味道,最后,才能把口中的精液全部咽下去;她又用手指刮起滴在她胸部的精液, 将它们送进口中。 杰夫忍不住说道: 「妈的!这个女人真的淫荡得很!」格雷望着我笑笑说: 「当然了, 汤姆就是满足不了这个花痴才邀请我们帮帮他的。 」我已兴奋得有点失常了,被一班奸夫取笑, 反而更有感觉: 「对啊!你们帮我好好的操她、把我淫荡的老婆操个够!」到卡奴出动了 他提着已石头一样硬的肉棒 扯着亭亭的头发: 「婊子, 像母狗一样趴下。 」亭亭照做。 同样地,没有任何前戏或丝毫的尊重,他伏在她背上, 开始像狗一样干她。 罗伯特躺在椅子上休息,杰夫和格雷爬到亭亭的面前, 一面看着卡奴像玩下流的妓女般对我的妻子一面要她口交。 亭亭一直这样被操,长长的秀发散落在她美丽的脸上, 她36C的大乳房随着人家的抽插不停摇摆。 卡奴的阳具十分粗壮,我敢肯定他一定把亭亭的阴道撑得满满的, 甚至可能会弄伤她不过没有人会关心这些事, 她在那里只是个精液的容器来满足我们的性慾, 这是她唯一的工作她不得不忍受它。 卡奴已接近爆发的边缘,冲刺越来越勐。 他已准备好射出他今晚的第一泡精液。 所有人看到这淫乱的一幕,都显得相当兴奋, 他们就像交配期的野狗等待轮到自己上那母狗的机会, 而我的妻子就是那条发情的母狗。 卡奴像疯了似的大声呻吟,多插三下之后, 他把肉棒抽出来把一波波黏煳煳的精液不断射出, 铺满了亭亭雪白的背嵴和臀上。 他把亭亭身上的精液当作润肤液般涂满全身, 柔软的肌肤在男性的精华液滋润下在发出油亮的光辉。 杰夫已经等得太久了,上前把亭亭翻过来, 让她躺在床上就这样男上女下的把肉棒插进去。 他起劲地干着我那好色的妻子,整根抽出来, 再一下插到底亭亭最喜欢我这样插她,不禁放声大叫。 杰夫问: 「淫妇,你喜欢我这样插你吗」「太喜欢了!插我……不要停……继续插我……」她像母狗般哀求着。 杰夫又问: 「你喜欢我们在你老公面前狠狠地轮肏你吗」亭亭望望我, 像失去理智般喊叫着: 「对!在我老公面前好好干我!让他看看别人怎样操他的淫妻!」她又喊道: 「把你的肉棒插深一点……插到他没到过的地方!」杰夫继续用力地抽插 满意地说: 「小淫妇 你想我射在哪」亭亭以近乎哀求的语气说: 「把热辣辣的精液全给我, 你爱射在哪都行!」亭亭的淫语就像引爆炸药的火星 让杰夫到达了极限。 他吼叫着: 「贱货,张开你的口!」说毕便提着那像毒蛇般的大棒, 扑过去亭亭的脸旁把龟头插进她的嘴。 他像疯了似的叫嚷: 「给我咽下去!在你老公面前把我的精液全部咽下去!」我看见亭亭一直在吞, 可是杰夫的精液有如缺堤般不住涌出来有不少白色的液体沿她的嘴角流出。 待杰夫射完后,亭亭抓住他半软的大阳具,用自己的脸摩擦着这根大肉棒, 让它沾满了从嘴角流出来的精液。 她微笑地看着我,同时把那根沾满了精液的肉棒整根放进嘴里吸吮, 细细地品嚐着每一滴精液的味道。 当那根阴茎离开她的口时,上面所有的液体已被舔得干干净净了。 我的爱妻现在已经变成一只为性爱而生存的母狗, 为了得到主人的精液她愿意做出任何下贱的事。 面对着这个淫妇老婆,我不但没有生厌,反而更加喜欢她。 她越是听她主人的话、表现得越是淫荡,我便越爱她。 现在只剩下格雷还没有享受过亭亭的美体。 这次派对是他策划的,可是人人都爽过了,他却只有呆等的份儿, 看来已经很不耐烦了。 他把杰夫推开,骑在亭亭的身上,把坚硬的肉棒插进亭亭那仍未满足的浪穴, 抚摸她满是香汗和精液的身体。 他越干越快,咕脓着、呻吟着,又狠狠地插。 突然,我看到让我魂飞魄散的事──格雷的阳具是赤裸裸的!他竟然没有戴保险套!它在我的面前直接就插进我爱妻没有保护的阴道里, 肮脏的大棒与小穴内的软肉互相磨擦着发出淫秽的吱嘎声。 我本能地惊唿起来: 「格雷!保险套……」格雷继续用力插, 厉声喝叱我道: 「放屁!我有答应过你要用保险套吗」我无言以对 格雷把阴茎抽出来龟头抵在亭亭的阴核上磨擦, 淫邪地说: 「你大可以问问你好色的妻子 是不是要我停止」在我可以说话以前 亭亭已不断尖叫: 「好哥哥, 不要停……请继续……」格雷继续用龟头逗弄亭亭挺立的肉芽 说: 「告诉你的好老公你想我继续做什么」亭亭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淫浪地哀号着: 「老公……我要格雷干我 好好的干我!」她一面说一面扭动蛇腰,好像想把格雷的肉棒重新吞噬似的。 我急得快要哭出来, 说: 「他没有戴保险套, 你可能会怀孕的!」她紧紧拥抱住格雷双腿交在他背后, 用力地夹住他用动作催促他再插她, 并用坚定的语气说: 「我是个淫妇, 我要男人不停干我只要他肯把精液全部给我, 他爱射在哪就射在哪。 」格雷满意地边笑边说: 「你听到了吗是你老婆求我干她的!」他长长的阴茎再次挺进亭亭的骚洞。 我呆若木鸡的站在那,思绪十分混乱,眼睛只懂一直看着那根赤裸裸的大肉棒在我心爱妻子的阴道里进进出出。 我反覆想着亭亭的话,难道就算格雷在她的体内射精, 令她怀孕她也不会介意吗我迷惘地看着她,她脸上那陶醉于性慾之中的神情, 已经告诉我她并不介意被人干到怀孕她只一心想要更加多的肉棒和更大量的精液。 「我该阻止他们吗」、「格雷真的射进去会吗」、「要是亭亭怀了别人的孩子怎办」……一连串的问题, 不停涌进我的脑海。 就我所知,之前她的男朋友都是戴套子干她的, 亦即是除了我以外从来没有男人在亭亭的小穴里射过精。 但最要命的是──今天正好是她的排卵期!如果我不阻止他们, 后果可真不堪设想。 可是我的双腿,仍然没有走上前的冲动;我的嘴巴, 仍然没有喊停的意图。 为什么呢我发现自己的内心正不断交战着。 冒着受孕的危险,让别人在娇妻的子宫深处射精的想法, 似乎已引起我潜藏思想深处的原始慾望。 我一直希望亭亭可以表现得像个妓女般淫乱, 这不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吗对一个女人来说有什么事比被陌生人干大肚子, 怀了一个不属于她丈夫的孩子更下流、更淫乱人们常说男人是由肉棒主导思想的 换了是平时我绝不认为自己会允许人家在自己的妻子体内灌精, 甚至让她受孕。 但现在我的性慾已彻底在燃烧,什么荒淫污秽的事都会轻易接受, 因此我正期待事情的发生。 格雷看来越插越爽,像疯了般向我们喊叫, 要我们按住亭亭。 卡奴拉着亭亭的双手,把它举到她的头上,杰夫和罗伯特各自抓住她的小腿, 把它完全张开。 格雷好像很想吃了亭亭,他用力地插,好像要将她的阴户撕开两半, 「拉开她的腿!帮我打开它!我要射死这个贱货!」他一直吼叫着。 亭亭看上去像个破了的布娃娃,被他肆意地蹂躏。 「按住这个妓女, 按住她!我要把精液射进去!全射进去!」亭亭也像疯了似的尖叫着: 「好好的射!全射在我里面!在我老公面前把我的肚干大!」格雷一面咆哮, 一面用热辣辣的精液填补我的老婆的子宫。 亭亭眉头紧皱、嘴巴将开,可是却叫不出半点声, 紧紧地抱住他享受着被别人射在体内所带来的高潮。 格雷的身体一下又一下的抽搐,不断向她的花心灌浆, 好像要把一公升的精子灌进去似的。 最后他贪婪的多插了几下,筋疲力尽了,便全身乏力地软趴在亭亭的身上, 大口大口地喘气。 亭亭承受了他的全部体重,他的手仍在肆意地把玩她的身体, 一只手在抚摸她的阴唇另一只手则握住了她右面的乳房, 在她满是香汗的身体上躺了片刻。 当他回过气后,把老二退出来,那些家伙趋前看着他把肉棒由我妻子的身体抽出来。 杰夫说: 「你射了这么多,这个骚货肯定要怀上你的孩子了。 」罗伯特也拍拍我的背: 「兄弟,恭喜你!她一定会再当上妈妈了。 」我呆呆的看着另一个男人的精华从我太太的阴户流出来, 亭亭可能已经怀孕了。 而亭亭脸上那满足的笑容,告诉了我她是多么的享受。 看着我心爱的妻子瘫软在床,陌生人下流肮脏的精液正从她的阴道涌出来, 真是他妈的变态和淫乱但却让我的性慾更加高涨。 我不由自主地把肉棒挺进那被灌满精液的阴户, 我感觉到亭亭蜜穴中异常的温暖和湿润插进去时甚至可以感受到老婆体内满是人家黏黏滑滑的精液, 包围着我的老二。 当我想到在我熟识的身体里装载着陌生的精液, 一股莫名其妙的兴奋感觉向我袭来促使我更加起劲地抽插, 肉棒把格雷的精液沿着阴唇和阳具之间的空隙挤出来 白色一团一团的让我的男根变得油亮。 我把亭亭的腿起,把肉棒尽量插深点,好像要用我自己的肉棒把格雷的精子推送到我老婆子宫最深处的地方。 亭亭紧抱着我,放声地尖叫,她全身痉挛起来, 高潮了。 在这个刺激之下,我也到达极限了,压抑已久的精液汹涌而出, 在她的体内跟陌生人的精液混合。 当我从人生中最爽的高潮回覆过来,我把肉棒抽出来, 倒在倚子上休息。 我看着那红肿的嫩穴,两片肉唇被大肉棒干得合拢不来, 我和格雷的精液混合物正随亭亭的心跳缓缓流出来。 看到这个淫秽的画面,我的老二一下子又再硬了。 现在所有人都射了,可是派对还未结束。 当我离开亭亭的身体后,他们鄙视地看着我那被彻底玩弄过的肮脏淫妇。 这时候罗伯特说: 「我们把这婊子放在地上。 」他们只是抓住她的胳膊和腿,并像倾倒垃圾般的把她放在地上。 他们的性致仍浓,我知道自己也一样。 亭亭已浑身酸痛,但她仍未满足。 假如你把我的亭亭放在一个满是男人的房间, 她可以跟他们玩上好几个小时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妇。 「双腿张开,用手指插自己的小穴,你这狗养的荡妇!」卡奴说。 亭亭开始把玩自己的肉穴,我们可以看到精液不停从那裂缝流出来, 沾满了她的双手和手指同时我们可以听到她那被彻底滋润的小穴在「嘎吱」作响。 我们围住她站着,一面用下流的话辱駡她,一起向着她打枪, 完全把她当作下贱的妓女。 卡奴吼叫着,首先在亭亭的脸上爆发,他又命令她张开嘴, 把最后几股精液射进她的嘴里。 然后罗伯特也咆哮着,在她的大乳房上射出了今晚的第二泡精, 我把则把精液全部射在她的小腹上。 亭亭一直在自慰,现在她开始激烈地高潮了。 她大声的呻吟着,她的手指不断在小穴里进进出出, 并在地上像发情的野兽般扭动身体。 杰夫要格雷和罗伯特举起她的腿,然后和卡奴跪下来, 用手指撑开亭亭那红得像要喷火的阴唇快速地套弄老二, 并一起在她被撑开的阴户上射精。 接着他们一直轮流肏他,完全没有让亭亭休息的机会, 直到他们的老二不能再硬起来为止。 没有人介意她满身都是黏煳煳的精液和汗水, 伏在她的身上再次干她每个人都在她体内射精。 当所有人都尽情发泄过后, 格雷喝叱道: 「贱货!打开你的阴户, 让你老公看看我们对那属于他的小穴做过什么!」亭亭依他的话照做 我看到那原本十分可爱的蜜穴已经变得又红又肿 男人们的精液在里面混合了正源源不绝地倒流出来, 让房间内充满淫秽的气味。 离开之前, 卡奴望着我说: 「他妈的, 老兄你的老婆真的骚得要命。 要是她真的怀孕了,当她的奶子开始充满奶水, 记得通知我到时我再带些老友来好好再玩一遍。 」那些家伙说完便穿衣离开,他们甚至不向亭亭说再见, 由她湿透得一塌煳涂的躺在那里。 现在她全身赤裸,倦极而睡。 她的乳房、她的脸、她的嘴,每一寸肌肤都铺满了男人黏稠的精液, 简直是无处不在。 她混身都是精液,看起来就像一个铺满奶油的甜甜圈。 我看着自己心爱的妻子泡在男人的精液中,真的觉得她美极了, 在我心目中这一刻的亭亭是最艳丽、最性感、最诱人的。 我跪在她的身旁,再一次把我的肉棒插进她的阴道里, 感受着熟识的爱穴中混杂了不同男人的精液的感觉。 同样是那个小穴,装载着不同男人的精液,变得那么的热、那么的滑, 带给我前所未有的极度刺激兴奋感我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这种感觉。 亭亭醒了过来,即使她是累极了,仍挺着腰配合我的抽插。 很快我便忍不住了,我把肉棒塞到她身体的最深处, 把一股又一股精液射她的子宫让它与别人的精液混合。 我扶亭亭上床休息,她微笑向我说句「我爱你」, 便沈沈的睡了。 我拥抱她入怀,细意摸抚她身上满是干涸了的精液的肌肤, 也不知不觉入睡了。 最终亭亭真的因那晚的群交而怀孕了,我没有去想宝宝的爸爸是谁, 反正它代表了我和亭亭之间的爱。 现在亭亭的乳房已充满了乳汁,我们正在计画不久之后再请卡奴来玩。 。